图片 1

部分两会代表将焦点集中在如何打造一个健康的汽车社会新常态,汽车限行和限购政策对

伴随着我国汽车产业的迅猛发展,汽车这个曾经的奢侈品如今已走进普通百姓家庭。作为我国支柱性产业,我国汽车产销量也连续多年蝉联全球第一。然而,汽车的爆发式增长,也带来了诸多的社会问题。汽车也成为一年一度两会代表及委员的热点话题。

>

汽车产业作为我国支柱性产业,已连续多年蝉联全球产销第一。然而,汽车产销量的快速增长,也带来了众多的社会问题,制约着行业的健康前行。

从目前已经发布的两会提案议案来看,缓解交通拥堵、发展新能源汽车、打造一个健康的汽车社会新常态等成为两会代表委员集中关注的问题。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上,汽车业发展再次成为“两会”关注的焦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节能减排和环境治理,体现了政府治理环境的决心,发展新能源汽车是重中之重。作为国民经济的中坚力量,汽车行业的代表、委员们提交的议案、提案也围绕新能源汽车、寻求汽车产业爆发式增长与汽车社会的和谐发展展开了热议,为中国汽车业的成熟发展出谋划策。

如何破除?

图片 1

关键词1:限购

一年一度的两会,来自全国数十名的汽车产业的代表,带来了各自的提案议案,为汽车产业下一步的发展出谋划策。

限购限行治标不治本

综合治理解决拥堵

目前,从已经发布的提案议案来看,部分两会代表将焦点集中在如何打造一个健康的汽车社会新常态,为汽车产业的下一步发展积蓄力量,破除限购,通过智能立体交通从根本上解决拥堵问题。与此同时,建议加速推进汽车产业的法规建设,将低速电动车纳入监管范围,进一步促进新能源汽车的整体发展。

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新注册汽车2188万辆,保有量净增1707万辆,两项指标均达历史最高水平。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64亿辆,其中汽车1.54亿辆;机动车驾驶人突破3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超过2.46亿人。一系列数据表明,我国正在跑步进入汽车社会。然而由此引起的交通拥堵问题首当其冲成为关注的焦点。

虽然汽车限行和限购政策拥有简单、便利、易操作、见效快等特点,但对“治堵”在短期效应结束后,其持续治理效果并不乐观,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对于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在今年的“两会”提交了《关于加强城市交通综合治理法制建设》的建议。在这份建议中,王凤英提到了在全国城市中不断蔓延的汽车限购和限行政策,并认为汽车限购、限行政策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同时这种做法的科学性与合法性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争议和质疑。

关键词:限购

据了解,为了缓解交通拥堵,目前上海、北京、广州、杭州、贵阳、天津、深圳等多个城市已先后出台限行和限购政策。不过,部分两会代表认为,汽车限行和限购政策虽具有简单、便利、易操作、见效快等特点。但对“治堵”在短期效应结束后,其持续治理效果并不乐观,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

事实上,汽车限行和限购政策对“治堵”在短期效应结束后,其持续治理效果并不乐观,是“治标不治本”的政策,也引发公众对政府“懒政”的质疑。如何更有效地解决城市道路交通拥堵难题,已成为我国城镇化发展道路上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

议打造完善交通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表示,汽车限购和限行措施实际上是治标不治本,要从根本上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空气污染,不能实行一刀切。宗庆后建议取消限购限行,加强对尾气排放的检测监管和交通基础设施改善,从而减轻汽车带来的环境压力和交通压力。

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新注册汽车2188万辆,保有量净增1707万辆,两项指标均达历史最高水平。截至2014年底,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64亿辆,其中汽车1.54亿辆;机动车驾驶人突破3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超过2.46亿人。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也形成了与城市道路承载能力的矛盾。为了缓解交通拥堵,目前上海、北京、广州、杭州、贵阳、天津、深圳等城市已先后出台限行和限购政策。

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新注册汽车2188万辆,保有量净增1707万辆,两项指标均达历史最高水平。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64亿辆,其中汽车1.54亿辆;机动车驾驶人突破3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超过2.46亿人。

宗庆后提议通过交通指挥智能化,提高道路运行管理水平,利用信息通讯科技水平,将人、路和车辆作为一体进行调配,智能化计算车流量并据此对红绿灯信号作出调整,避免目前很多红绿灯设置不合理带来的绿灯没车、红灯排队通行的现象。

然而,目前城市道路交通规划、建设与管理上缺乏统一协调和整体战略、新型智能化科技手段应用不足、城市交通综合管理滞后等实际情况,依然困扰着城市交通综合治理的顺利开展。

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也形成了与城市道路承载能力的矛盾。为了缓解交通拥堵,目前,上海、北京、广州、杭州、贵阳、天津、深圳等城市已先后出台限行和限购政策。

全国政协委员、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些地方实行的限购政策只是权宜之计,呼吁放开汽车限购。

针对如何破解汽车社会前提下的城市交通综合治理难题,王凤英认为,在城市交通综合治理法制建设过程中要杜绝和避免缺乏远见和持续性的“懒政”思维。她建议在符合法律框架的前提下,积极采取最新的信息技术、智能交通等科技手段,探索合理进行城市规划与区域功能布局、创新交通管理以及运用最新的网络信息科技手段等进行智能化的交通综合治理。对城市发展规划、道路路网建设、市政交通管理等进行系统性创新管理,从而全面、高效地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难题。

不过,部分两会代表认为,汽车限行和限购政策虽拥有简单、便利、易操作、见效快等特点。但对“治堵”在短期效应结束后,其持续治理效果并不乐观,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提交的《关于加强城市交通综合治理法制建设的建议》中指出:“汽车限购限行政策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而其科学性与合法性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争议和质疑。”

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表示,汽车限购和限行措施实际上是“治标不治本”,要从根本上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空气污染,不能实行“一刀切”。

王凤英从国家法律法规、城市路网规划、交通管理组织、智能化交通等方面提出了建议。她表示,要基于中国特殊国情下的汽车社会宏观背景,站在具有前瞻性的国家发展高度,对城市交通综合治理进行法律、制度层面的顶层设计,建立健全法律和配套制度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表示,要基于中国特殊国情下的汽车社会宏观背景,站在具有前瞻性的国家发展高度,对城市交通综合治理进行法律、制度层面的顶层设计,建立健全的法律和配套制度体系。

王凤英指出,有关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表明,采用以信息技术和智能交通技术为基础的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可使城市道路的通行能力提高一倍以上。她建议加强城市交通综合治理的决策协同和保障机制,加大对智能化交通的研发投入和广泛应用,充分利用智能交通系统,实现道路资源的高效利用。

她建议,通过完善城市规划和道路交通相关法制配套法制规范,指导城市建设和道路交通硬件设施建设,科学分配城市资源。同时,加强城市交通综合治理的决策协同和保障机制,加大对智能化交通的研发投入和广泛应用,充分利用智能交通系统,实现道路资源的高效利用。并且,创新交通管理组织模式,成立组织多部门协同运作的交通综合管理办公室,建立多部门联手整治交通秩序的长效机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