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也并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也并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

1月份,百度发布全国50座城市上班距离及耗时排行榜,北京以平均驾车时间48分钟位居上班耗时第一,而2012年中科院发布《中国新型城市化报告2012》数据看,那时北京驾车上班的耗时为52分钟,对比发现效果并没有官方数据那么喜人。按照中科院刘怡君的调查数据,北京平均上班耗时在38分钟之内才算城市道路畅通。同时1月份北京交通委发布的2014年北京交通拥堵指数结果显示,5.5的分值与2013年持平。而其他上海、杭州的限购政策实施后,拥堵的“城市病”也并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所以才有了宗庆后今年两会提案《建议取消汽车限行限购政策》。

1月份,百度发布全国50座城市上班距离及耗时排行榜,北京以平均驾车时间48分钟位居上班耗时第一,而2012年中科院发布《中国新型城市化报告2012》数据看,那时北京驾车上班的耗时为52分钟,对比发现效果并没有官方数据那么喜人。按照中科院刘怡君的调查数据,北京平均上班耗时在38分钟之内才算城市道路畅通。同时1月份北京交通委发布的2014年北京交通拥堵指数结果显示,5.5的分值与2013年持平。而其他上海、杭州的限购政策实施后,拥堵的“城市病”也并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所以才有了宗庆后今年两会提案《建议取消汽车限行限购政策》。

北京早在2010年底已经实施限牌措施,成为全国第一个摇号购车的城市。实施这一政策五年后,今年1月百度发布了一份全国50座城市上班距离及耗时排行榜,从驾车上班耗时看,北京以平均驾车时间需48分钟位居上班耗时最多的城市。2012年中科院发布《中国新型城市化报告2012》,大家可以查阅到,当时北京驾车上班的耗时为52分钟。从中不难发现,实施限牌多年后,北京依旧是全国驾车上班耗时最长的城市,城市道路的拥堵状况没有明显改善。

我们以北京为例。先从限购效果上来讲,官方给出的数据是这样的:摇号限购政策实施半年来,拥堵里程减少至115公里,降幅达33%。平均拥堵时间减少1小时零5分钟,降幅达50%。看起来效果非常明显,不过我们还得从第三方了解下。

3月9日和10日,深圳举行了小汽车限购政策实施以来的第一次摇号和竞价指标的分配,数据显示,摇号的普通消费者中签率仅为3%,个人竞价的平均成交价格达到了2.2173万元。本周四第二轮开始,情况也不尽乐观。刚刚御人深圳市委书记的王荣两会上曾说的“不得已而为之”就代表了政府治理“城市病”的普遍思路,今后一段时间内其他跟进的城市也必将是这种思路的延续,而现有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足够让老百姓继续遭受出行难和尾气的问题,同时买车难、车牌贵的新问题又随之并行。那么,既然我们改变不了政府行为,似乎只能在文章开篇所说的自我意识上进行调整了。

前不久,宁波、武汉将要限牌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两地政府都出来辟谣,武汉市甚至逮捕了谣言的制造与传播者。谣言得以迅速传播,反映了限牌与我们的利益联系非常紧密。

所以,这也从另一方面来说明,国民意识的整体性提高,对于很多曾经棘手问题的解决,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回到汽车行业来讲,在各大城市都有老百姓共同关注的“城市病”问题,汽车尾气、汽车拥堵等成为“城市病”的首要关注对象。这里就有一个矛盾的问题,政府在积极推动城市汽车尾气和拥堵的解决,老百姓也热切希望这个问题能够有效解决,但目前治理的效果,政府部门却是两头不讨好。问题的症结就在于,目前已采取措施的各大城市,仍是普遍采取限购和限牌的方式,不仅没有满足群众便捷的出行需求,还损害了群众利益,比如摇不到号、牌照价格高涨。

老百姓在限牌限购中得到什么好处?

有其他城市的前车之鉴,各地市民对限牌自然很紧张。但是,那些已经限牌或者将要限牌的地方采取这个措施或是无奈的选择。

限购效果真的好嘛?

限购效果真的好嘛?

“疏”与“堵”的碰撞

老百姓在限牌限购中得到什么好处?

所以,这也从另一方面来说明,国民意识的整体性提高,对于很多曾经棘手问题的解决,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回到汽车行业来讲,各大城市
老百姓共同关注的“城市病”问题,汽车尾气、汽车拥堵等成为“城市病”的首要关注对象,也是今年两会的核心话题之一。这里就有一个矛盾的问题,政府在积极推动城市汽车尾气和拥堵的解决,老百姓也热切希望这个问题能够有效解决,但目前治理的效果,政府部门却是两头不讨好。问题的症结就在于,目前已采取措施的各大城市,仍是普遍采取限购和限牌的方式,不仅没有满足群众便捷的出行需求,还损害了群众利益,比如摇不到号、牌照价格高涨。

如何破解汽车社会的城市交通综合治理难题,王凤英建议,在符合法律框架的前提下,积极采用最新的信息技术、智能交通等科技手段,探索合理进行城市规划与区域功能布局、创新交通管理、以及运用最新的网络信息手段等进行智能化的交通综合治理。对城市发展规划、道路路网建设、市政交通管理等进行系统性创新管理,从而全面、高效地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难题,摆脱简单粗暴的“懒政”之嫌。

3月9日和10日,深圳举行了小汽车限购政策实施以来的第一次摇号和竞价指标的分配,数据显示,摇号的普通消费者中签率仅为3%,个人竞价的平均成交价格达到了2.2173万元。第二轮开始,情况也不尽乐观。王荣两会上曾说的“不得已而为之”其实就代表了政府治理“城市病”的普遍思路,今后一段时间内其他跟进的城市也必将是这种思路的延续,而现有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足够让老百姓继续遭受出行难和尾气的问题,同时买车难、车牌贵的新问题又随之并行。那么,既然我们改变不了政府行为,似乎只能在文章开篇所说的自我意识上进行调整了。

似乎从来没有一届两会这么关注雾霾、关注环保,也从来没有这么让人们如此上心过,虽然它一直存在着。如今呈现出的这种环保需求,更多的体现出人们对环保意识的提高。意识的提高,才会转化成需求的表达,一旦形成规模化的舆论导向,在目前国内的这种机制下,才会起到实质性的影响。不然,就如很多年前,我们都明白环境污染的严重性,但解决起来总是困难重重。

两份议案同时强调,要从根本上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环境污染问题,应加大城市路桥建设,并配合智能化交通治理手段。如同大禹治水,“疏”优于“堵”的思维方式转变,城市道路拥堵和城市环境污染问题的解决,更应依靠基础设施建设和疏导的方案实现。

我们这次以深圳为例。不仅是因为深圳是最近的一个限牌城市,也同样是前阵子两会聚焦的热点。针对深圳的突击限购,深圳市委书记王荣给我们的回答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是从政府角度解决环保和拥堵问题的无奈,也造成很多老百姓买不到车、高价买牌的尴尬境地。

我们以北京为例。先从限购效果上来讲,官方给出的数据是这样的:摇号限购政策实施半年来,拥堵里程
减少至115公里,降幅达33%。平均拥堵时间减少1小时零5分钟,降幅达50%。”看起来效果非常明显,不过我们还得从第三方了解下。

王凤英在题为《关于加强城市交通综合治理法制建设》的议案中指出,汽车限购限行政策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同时这种做法的科学性与合法性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争议和质疑。王凤英表示:“汽车限行和限购政策对‘治堵’在短期效应结束后,其持续治理效果并不乐观,所谓‘治标不治本’,也引发公众对政府‘懒政’的质疑。”

近期,人们对于雾霾、对于环保,似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虽然它一直存在着。如今呈现出的这种环保需求,更多地体现出人们对环保意识的提高。意识的提高,才会转化成需求的表达,一旦形成规模化的舆论导向,在目前国内的这种机制下,才会起到实质性的影响。不然,就如很多年前,大家都明白环境污染的严重性,但解决起来总是困难重重。

我们这次以深圳为例。不仅是因为深圳是最近的一个限牌城市,也同样是前阵子两会聚焦的热点。针对深圳的突击限购,深圳市委书记王荣给我们的回答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是从政府角度解决环保和拥堵问题的无奈,也造成很多老百姓买不到车、高价买牌的尴尬境地。

宗庆后建议,地方政府应加大投入修桥修路,尤其是修建立交桥、高架桥保证道路通畅;交通指挥智能化,提高道路运行管理水平。此外,亦可通过实行错时上下班,减少高峰时段的出行车辆,提高道路运行能力。

图片 1

在全国两会上,取消汽车限购的呼声很高。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凤英和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的两份议案最有代表性,影响力最大,传播范围也最广。

两会提案议案中取消限牌呼声最高

宗庆后认为,汽车限购和限行措施实际上是治标不治本,“车照堵,空气照污染,而汽车限购车牌拍卖动辄几万元,不仅增加了民众的生活负担,还抑制了内需,影响了汽车行业的发展。”

两份议案认为,限牌政策对城市拥堵和环境治理的效果并不理想,另一份调研结果也支持了这一观点。

如此简单的道理,恐怕小学生都能明白,难道城市管理者们不懂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